快捷搜索:  

拓展涉军案件执行新路径

今年是最高人民法院确定的完善执行工作长效机制,从“基本解决执行难”向“切实解决执行难”深化的关键之年。

进入新时代,涉军维权工作任务更加艰巨。

为全面提升涉军案件执行效果,近日,东部战区与六省(市)军地法院执行工作协作会议在江苏省南京市召开。会议讨论通过并联签《东部战区与六省(市)军地法院执行工作协作暂行规定》,提出加强密切配合,常态沟通协作,努力实现“切实解决执行难”的目标。

有效解决执行难

涉军执行工作是人民法院执行工作中的重要内容,直接关系司法公信力和人民军队的良好形象。

涉军案件的执行,则关系到国防巩固和军政军民的团结,关系到军地稳定和社会和谐。

为适应新形势新要求,维护国防利益和军人军属合法权益,军地法院在进一步实现“切实解决执行难”的道路上,拓展军地携手、区域协作的涉军案件执行新路径。

2018年9月,杭州军事法院创新探索军地法院合力破解执行难的方法路径,会同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、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联合出台《浙赣两省军地法院关于协作开展执行工作的意见》,为有效推进军地法院执行协作规范化、制度化,提供了更有力的司法保障,军地反响较好。

执行工作是社会公平正义最后一道防线的最后一个环节。为此,军地法院加强执行业务的有效衔接,合力破解执行工作中遇到的政策性问题、敏感性纠纷,让公平正义在最后一公里提速增效。

涉驻沪某军事单位有一起执行案件,因军队调整改革等原因,被执行人支付执行款项存在一定困难。为及时稳妥地解决这起执行积案,东部战区军事法院、上海军事法院与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积极沟通,多次联合部队相关部门召开军地协调会,会商问题解决方案,最终促成案件成功执结。

“执行难”问题能否得到有效解决,关系军地稳定。

2018年5月,江西省鹰潭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当地政法委的调度指挥下,联合当地公安、供电、供水等部门,对某酒店进行清房腾退,经过空军南京房地产管理处的认可,案件得以圆满执结。

“按照习近平主席‘党政军民齐心协力,共同落实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各项任务’的指示要求,军地法院要牢固树立‘一盘棋’思想,把执行工作协作的重心放在助力改革强军、服务备战打仗、推进依法治军上,为建设一流战区部队提供有力司法保障。”上海军事法院院长周建明说。

妥善处置执行积案

执行积案时间跨度较长,处置不当或化解失妥,极易影响司法公信力和人民军队的良好形象。

据介绍,东部战区军事法院调整组建以来,与驻地法院联手,攻克了一个个执行难问题。

在开展清理执行积案中,军地法院在有效解决执行难的同时,积极为部队建设排忧解难。

涉驻宁某军事院校股权转让纠纷执行一案,是上世纪90年代军队停止经商后的历史遗留问题,久拖不决。

2017年1月13日,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史俊带领执行人员参加执行调解,经过长达4个半小时的反复沟通协调,双方最终达成和解协议。

“清理执行积案有难度,难在有的是多年历史遗留,有的是部队已经撤降并改,有的是形势发生重大变更,有的是政策制度多次调整。但只要军地密切配合,执行‘碉堡’一定能攻克。”东部战区军事法院院长蒋柳清说。

在协助执行某军事单位物权保护纠纷案中,面对错综复杂的历史遗留问题,战区军事法院先后4次到南京市档案馆查阅房产资料,商请南京市住建、房管等职能部门对房产性质进行审慎界定,反复做当事人的工作,最终促成双方执行和解。

2018年以来,在时间紧、任务重的情况下,战区两级军事法院协助地方法院执结执行积案,提前实现清零目标,涉案款项全部执行到位,提升了广大官兵和人民群众对执行工作的获得感和满意度,受到最高人民法院和军委政法委的肯定。

构建联动执行机制

执行难是长期困扰各级法院的一个老大难问题,亦是军地法院需要共同攻克的顽症。

只有将涉军案件执行融入“基本解决执行难”工作大格局,健全和完善一系列长效工作机制,为深化军地法院执行工作协作夯实基础,方能实现执行工作常态化、制度化,有效推进军地执行协作向更高层次、更高水平发展。

3年来的实践表明,解决执行难问题,仅靠一方单打独斗难以奏效,军地法院要经常“走亲戚”、拧成一股绳,积极破除以往渠道不畅、程序不明、聚心不够、联动不力等问题,构建以联席会议、情况通报、会商督办、奖惩激励为主的军地联动执行机制,将政治优势、制度优势与技术优势紧密结合,才能打赢攻坚执行难这场联合战。

合肥军事法院紧紧围绕维护部队和社会两个大局稳定,加强与全省三级法院协作,建立军地法院协作机制,联合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印发《关于加强军地法院协作工作的通知》,率先执结完毕受理的涉军停偿执行案件,取得良好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。

对浙江省法院受理的重大疑难复杂案件,军地法院及时通气互报,由省高院统筹进行协调。

福建法院始终密切军地协作,加强与驻地部队停偿办的沟通配合,认真落实联席会议精神,执行督办等制度,促进涉军执行工作落细落实。

面对执行中查人找物的难题,最高人民法院积极扩大与银行业金融业的查冻扣范围,实现与公安部人口基本信息、宾馆住宿信息等重要信息查询共享,有序推进不动产总对总网络查控。

此外,在执行过程中,如果单纯采取强制执行,追求个案执结,会导致被执行人产生逆反心理,必须刚柔并济,从善着眼、从技术入手。

2018年,南京军事法院接手一起刑事附带民事执行案件,面对被执行人系刑满释放人员、无稳定收入来源,以及双方矛盾比较尖锐的难题,充分利用地方司法资源,协调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、湖南省长沙市芙蓉区人民法院网络查控系统,及时对被执行人名下的银行存款、房屋、车辆等财产进行查控,利用当地基层社区组织对被执行人情况熟悉、与被执行人易沟通的特点,邀请被执行人所在社区综治办调解专干一起讲法律、述事理,前后历时3个多月,最终促成双方自愿达成和解。

执行难,执行案件,执行机制,新要求,执行工作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